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010-56709120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煤炭网

煤炭行业专业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煤炭网 » 行业新闻 » 媒体聚焦 » 正文

2017煤电企业日子“很难捱”

国际煤炭网  来源:中国能源网  日期:2017-01-11

对于煤炭和电力两大行业来说,波诡云谲、城头换旗的2016年已经悄然进入历史。自去年3月份以来,多年持续低迷的煤炭行业在国家多项脱困政策的刺激下一路狂飙,攻城略地,用18个连涨的辉煌战绩彻底打了个翻身仗,环渤海动力煤指数一度跃升到607元/吨,一时被喻为“煤超疯”;煤价的节节飙升让有关部门有如“热锅上的蚂蚁”,在一系列组合拳的强力作用下,煤价飙升的势头得到遏制,虽然实现了“8连降”,上周环指与上期持平维持在593元/吨水平线上,在冬季用煤高峰期得到一定程度的初步稳定。至此,煤电双方都有所斩获,再加上长协价电煤的覆盖面越来越大,两家从面子上都还能过得去。

去年年底之前,各路煤炭战线去产能捷报频传,各省份差不多均为提前超额完成年度去产能目标任务,全煤行业2.5亿吨的落后产能得到化解。今年,按照日前刚刚出台的煤炭“十三五”规划,要求每年淘汰落后产能8亿吨,同时通过减量置换和优化布局新增先进产能5亿吨,煤炭行业从整体上看,全年仍然要去产能3亿吨,相比去年有所增加,如果照此计划顺利完成年度指标,且今年3月供暖季节结束之后恢复到276个工作日的话,到今年夏季用电高峰时节,煤炭供需紧张将成为大概率事件,煤价再度攀升在所难免,煤炭企业的“好日子”又要来了。

反观煤电企业。虽然环渤海指数初步稳在了593元/吨的水平线上,但实际成交价恐怕要高得多。而且,去年一年虽然煤价涨得超出预期,根据煤电价格联动计算公式测算,2017年煤电标杆上网电价全国平均本应每千瓦时上涨0.18分钱,但由于联动机制规定标杆上网电价调整水平不足每千瓦时0.20分钱时,当年不作调整,计入次年。因此,煤电企业期盼已久的电价“涨一点”甘霖的落空,使煤电企业的日子愈发艰难。

另外,让煤电企业头疼的远不只这些。如今,煤电全行业一半多的机组停工,预计2016年全国煤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数将仅在4300小时左右,这一切背后是煤电产能过剩的结果;而且,预计2016年煤电的装机规模达9.5亿千瓦左右,一批已经开工和下达规模的项目,将陆续建成投产,煤电产能过剩的压力将进一步加剧。去年12月27日召开的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表示,2017年煤电利用小时数还会更低,估计在4100小时左右。因此,随着煤价的稳定回升和煤电装机的陆续投产,煤电利用小时数会持续跌下去,煤电日子更是雪上加霜。

然而,这才是煤电企业危机的冰山一角,非化石能源来势凶猛、咄咄逼人的攻势才是真正的“终结者”。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的电力装机总量16.5亿千瓦中,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比重已经达到36.1%,同比提高2%。努尔·白克力在报告中表示,目前中国已成为水电、风电和太阳能发电装机世界第一大国。对于去年饱受诟病的“弃风”“弃光”问题,努尔局长提出,弃风率超过20%、弃光率超过5%的省份,将暂停安排新建风电、光伏发电规模。另外,目前光伏扶贫已经惠及14个省的约55万个建档立卡贫困户,每年每户将增收3000元以上。2017年,力争新开工水电、核电装机规模分别为2000万千瓦、1000万千瓦,新增风电、光伏并网装机容量分别为2000万千瓦、1800万千瓦。去年12月5日国务院印发的“十三五”生态环境保护规划指出,优先保障水电和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等清洁能源项目发电上网,落实可再生能源全额保障性收购政策,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装机比重达到39%,煤炭占能源消费总量的比重降至58%以下。不言而喻,这些非化石能源项目的陆续开工、投产,无异于对传统的煤电企业形成了“群狼围剿”之势。

再就是,越来越紧的环保压力也不可小觑,环境保护对我国的煤电企业影响越来越大。2013年《大气污染行动计划》出台后,《能源行业加强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马上配套出台。2014年,国家发改委和环保部要求煤电企业安装脱硫、脱硝、除尘等环保设施;2015年1月1日新《环保法》实施以来,煤电项目的环评、排污标准与排污总量、排污许可与排污费、环境信息公开、按日处罚等等条款犹如给煤电企业上了若干道“紧箍咒”。去年12月5日国务院印发的“十三五”生态环境保护规划指出,到2020年,全国的生态环境质量总体改善,并列出了PM2.5未达标地级及以上城市浓度下降18%、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排放量减少15%等十二项约束性目标,而煤电企业是二氧化硫、氮氧化物、颗粒物、重金属等有害物质排放大户,这些物质正是形成雾霾的主题,因而这些约束性指标的“约束性”不言而喻;今年1月5日国务院印发的《“十三五”节能减排综合工作方案》明确要求建立和完善节能减排市场化机制,推行合同能源管理、绿色标识认证、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电力需求侧管理,降低煤炭消费比重,全国化学需氧量、氨氮、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总量分别控制在2001万吨、207万吨、1580万吨、1574万吨以内,比2015年分别下降10%、10%、15%和15%。全国挥发性有机物排放总量比2015年下降10%以上。另外,国家环保部日前印发的《排污许可证管理暂行规定》要求,从今年7月1日起,全国煤电行业企业必须实现持证排污。排污许可证重点对污染治理设施、污染物排放浓度、排放量以及管理要求进行许可,从而使企业知晓自身责任,政府明确核查重点,公众掌握监督依据。对无证排污、不按证排污中的超标或超总量排放以及通过逃避监管的方式排放大气污染物的,可依法实施按日连续处罚,情节严重的可责令停业、直至关闭。凡此种种,环保,犹如给煤电企业布下一张张大网。当然,如今我国东部地区雾霾天气愈发严重,社会对有害气体排放怨声载道,国家有关部门加大环保执法力度,对排污企业采取更加严格的环境保护制度实属大势所趋、势在必然。

综上所述,煤电企业面对如此严峻、前所未有的经营形势、经营环境和经营压力,必须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淘汰煤电落后产能,猛药去疴;进一步加强运营能力建设,降低燃煤发电机组平均供电煤耗,力争将平均供电煤耗控制在310克标煤/千瓦时;加强企业内部管理、大力降低经营成本等等。总之,煤电企业必须多管齐下,多措并举,综合施策,以提升企业竞争力,共克时艰,化危为机,为保障国家能源安全承担应尽责任和义务。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