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煤炭网

煤炭行业专业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煤炭网 » 财经 » 煤炭证券 » 正文

甘肃平凉邵寨煤矿9年“难产” 华能拟1元转让全部股权

国际煤炭网  来源:中国经营网  作者:陈金 吴可仲  日期:2018-09-17

位于甘肃省平凉市灵台县邵寨镇的邵寨煤矿,原本计划由华能集团投资近30亿元建设。如今,该煤矿延宕9年仍未投产,面临被“甩卖”的命运。

近日,北京产权交易所披露,华能集团拟以7.53亿元转让华能灵台邵寨煤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邵寨煤业”)100%股权及相关债权。其中,100%股权的挂牌价格为1元。

公开信息显示,邵寨煤矿是邵寨煤业的主要煤矿,2009年,华能集团取得邵寨煤矿的探矿权,但此后该煤矿的开发建设波折不断。

9月7日,甘肃省平凉市能源局煤炭科相关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邵寨煤矿现在处于停建状态,未取得项目核准手续,且探矿权已到期,正在办理申请延期手续。”灵台县能源局相关负责人向本报记者透露,邵寨煤矿仍在建设阶段,还没有正式经营,目前需要重新核准产能指标,是个“半拉子”工程。

煤矿建设一波三折

公开信息显示,邵寨煤矿井田面积22.51平方公里,探明地质储量2.44亿吨,精查储量1.44亿吨,可采储量1.4亿吨。平凉市能源局曾在2013年披露:“邵寨煤矿项目由华能集团筹建,概算总投资28.8亿元,2011年开始建设,2014年建成。”

面对丰富的资源,如今已比预期的建成时间超过了4年,但邵寨煤矿却一直难以投产,至今仍处于停建状态。

据悉,邵寨煤业的主营业务是煤炭投资管理,然而其相关土地手续、探矿权已过期,自建的房屋建筑也还未办理房产证。华能集团已于近日进行了关于同意邵寨煤业审计整改、处僵治困及股权转让综合性工作方案的批复。

今年6月,华能集团曾在甘肃省产权交易所发布邵寨煤业的相关项目推荐,但并未转让出去。当时负责该项目的李经理告诉本报记者:“我们也大力推介了,想促成交易,可是都没成功。”

事实上,2010年就曾有消息称华能集团将退出邵寨煤矿的项目,由北京大地满力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地能源”)接手。记者梳理发现,大地能源确实曾参与过邵寨煤矿的投资,与华能甘肃公司共同投资了邵寨煤业,但华能甘肃公司已于近日收购了大地能源持有的企业股权,并完成了工商变更事宜。

值得注意的是,9年来,邵寨煤矿的建设遇到了多重问题。2009年,华能集团曾先后支付共5.37亿元获得了邵寨煤矿探矿权。但据审计署公布的华能集团2011年度财务收支审计结果显示,2011年,所属华能甘肃能源开发有限公司违规将流动资金贷款16.98亿元用于股权投资和项目建设;未经评估将2009年收购的邵寨煤矿探矿权,按照当初收购时的原价5.37亿元转让给其与大地能源合资成立的邵寨煤业。

2015年8月,国务院安委会安全生产大检查综合督查第十三督查组在平凉市督查时,发现6家煤矿企业存在28处问题和隐患。其中邵寨煤业就因存在矿井建设项目审批手续不完善,属非法违规建设项目等7个问题,被责令立即停止建设。

此外,2017年至今,邵寨煤业的营业收入、营业利润、净利润均为零。截至今年5月31日,其资产总计为19.67亿元,负债总计17.38亿元。

事实上,不只是邵寨煤矿,华能集团在甘肃地区的其他部分煤矿的建设情况也不理想。

其中,位于甘肃省陇东地区规划最大的两个煤矿——华能核桃峪煤矿与新庄煤矿,这两个煤矿截至2018年2月均仍处于建设当中。而按照华能集团在筹建上述煤矿时的规划,核桃峪煤矿和新庄煤矿分别应在2013年下半年、2015年年底建成投产。

此次转让邵寨煤业,也并不是华能集团首次挂牌转让亏损煤炭资产

2015年,山西石港煤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石港煤业”)持续亏损。2014年,净利润亏损1.49亿元;2015年1~4月,净利润亏损2142.69万。华能集团旗下华能煤业有限公司挂牌转让所持有的石港煤业39.2%股权,挂牌价为4650万元。2016年,华能集团挂牌转让内蒙古益蒙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益蒙矿业”)100%股权及近3.4亿元债权。益蒙矿业2015年全年亏损额度达到6.71亿元。

有业内人士表示,亏损煤炭资产会拉低能源企业业绩,随着去产能政策的落实,能源企业会继续对非核心煤炭资产进行剥离。

“去产能”挑战

对于邵寨煤矿所遭遇的开发问题,华能甘肃公司相关工作人员向本报记者表示:“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因为矿物埋藏较深,地质条件比较复杂,在工程建设上存在问题。二是因为煤炭市场的波动,国家相关政策进行了调整,以至于自2015年项目就被迫停工。”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第一点原因,与本报记者从灵台县政府获得的信息有所矛盾。记者从灵台县煤炭局了解到,邵寨煤矿勘探区煤炭埋藏深度在470~600米之间,煤质为低中灰、低硫、中高热值不粘煤,区内地质构造简单、煤层赋存稳定、瓦斯含量低、开采技术条件相对简单。

平凉市能源局表示,由于国家化解煤炭行业过剩产能政策的实施,煤矿项目核准实行减量置换,所需减量置换指标需要通过交易平台公开购买,建矿成本增加,加之近年来煤炭行业市场震荡,前景不明,投资业主热情降低,项目建设缓慢。

灵台县政府官网信息显示,化解煤炭行业过剩产能,3年内原则上停止审批新建煤矿项目、新增产能的技术改造项目和产能核增项目,给矿区开发建设带来一定困难。该政府的工作人员向本报记者坦言:“会支持国家在能源上的一系列相关政策,但灵台县属于贫困县,经济基础不好,去产能政策也导致了矿产开发进度放缓。”

记者查阅相关文件发现,2015年3月16日,彼时的环境环保部发布了《环境保护部审批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的建设项目目录(2015年本)》,明确国家规划矿区内新增年生产能力120万吨及以上煤炭开发项目环评文件由国家环保部审批。而邵寨煤矿的生产能力在120万吨,需要遵循上述要求。

灵台县煤炭局表示:“由于之前省发改委核准的手续国家发改委不予认可,要求重新核准,各种报件资料需要重新起草编制、逐级申报,延长了办理时限。”政策的改变给邵寨煤矿带来了巨大的挑战,9年时间仍没有获得核准或许也成为了华能集团放手的主要原因。

淄矿集团有望接手?

此次邵寨煤业被挂牌转让,外界有消息称山东能源淄博矿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淄矿集团”)将成为接盘方。

9月4日,针对上述传闻,北京产权交易所邵寨煤业项目负责人于娜向本报记者表示,目前该项目还在挂牌状态,最后争取到哪个企业还不确定。但记者也了解到,咨询邵寨煤业项目的企业并不多。

华能甘肃公司与淄矿集团方面均告诉本报记者:“目前该矿相关事宜还没有尘埃落定,不便回复记者具体事宜。”

虽然淄矿集团有意接手的消息并未得到双方的直接肯定,但本报记者调查发现,早在2017年,灵台县政府与淄矿集团就已经开始频繁接触。

记者了解到,2017年7月14日,灵台县与淄矿集团召开邵寨煤矿项目建设座谈会。会上,淄矿集团通报了与华能甘肃公司的交接情况,双方还就邵寨煤矿建设项目恢复、交接手续办理、设计方案优化调整等方面交换了意见,达成了共识。

2017年8月15日,平凉市能源局党组书记、局长刘懿平与灵台县政府、邵寨煤矿相关负责人,赴淄矿集团进行了实地考察,并就合作事项进行商谈。座谈会上,淄矿集团总经理、党委副书记侯宇刚表示,集团将以邵寨煤矿建设为起点,积极参与陇东能源化工基地建设和灵台矿区开发。

对于考察情况,灵台县能源局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解释道:“去山东区域考察,是去考察整个灵台县的开发,不针对具体煤矿。”

但值得注意的是,今年8月24日,淄矿集团在集团网站发布消息称,将推进后备资源开发,全力抓好邵寨矿井并购,努力开辟新产区。

从华能集团到淄矿集团,邵寨煤矿的困局是否能解开,最关键的还是资质核准问题。本报记者了解到,相关核准手续或于2018年年内得到解决。

灵台县煤炭局表示:“2017年7月,华能集团从内部调剂取得了产能置换指标并获得国家能源局批复,目前正在办理项目核准手续。项目核准手续办理进展顺利,预计2018年年底取得核准,并复工建设。”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