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煤炭网

煤炭行业专业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煤炭网 » 人物 » 专家视点 » 正文

中国工程院院士谢克昌:能源革命,煤炭仍可扛大梁

国际煤炭网  来源:中国能源报  日期:2019-05-09
   “能源革命”推行六年来,政府、行业、企业多方合力,共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目前,我国能源转型已取得一定成绩,并在全球推进能源清洁化进程中遥遥领先。
 
  作为煤炭大省,经历长期高强度煤炭开采,山西资源型经济发展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日益突出。为实现从“煤老大”到全国能源革命“排头兵”的历史性跨越,山西加快建设国家清洁能源基地,积极构建转型发展新面貌。山西在进行能源革命过程中有哪些优势?面临哪些挑战?应从哪些方面着力突破?为此,记者采访了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工程科技发展战略山西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名誉主任谢克昌。
 
  利用优势,做好煤炭文章
 
  记者:作为能源大省,山西在转型过程中有哪些优势?
 
  谢克昌:山西在煤炭、煤层气的清洁高效可持续开发利用上,有独特优势。因此,一定要有能源大省的战略自信和定力,因地制宜,突出区域可持续发展特点,算好投入产出的效益账、效果账后做规划和决策,把山西建成“清洁煤炭基地”和“煤炭利用创新基地”。同时,处理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和碳减排的关系,以应对保障能源需求与气候变化的双重挑战,保证可持续发展权,发挥排头兵作用。
 
  记者:围绕煤炭优势,山西应如何布局?
 
  谢克昌:一方面要大力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集约化产业链利用,提高煤炭利用的集中度和利用效率,实现主体能源产业创新。另一方面要通过技术创新和系统创新,布署和推动与此相关的传统优势产业提质,如煤化工、煤电、矿山、环保等大型装备制造业。
 
  记者:在推进煤炭清洁转化过程中,有哪些机遇和挑战?
 
  谢克昌:山西发展煤炭清洁转化既是机遇,又是挑战。机遇是为山西高硫煤的开采和利用提供了政策保障,挑战是利用高硫煤和其他劣质煤进行现代煤化工升级示范中,关键和共性技术的突破以及对山西现代煤化工全面发展的阻抑。
 
  记者:山西应如何发展煤化工?
 
  谢克昌:发展煤化工是推动山西能源革命的重要力量,山西应走出一条有竞争力、有优势、有特色的煤化工发展之路。应在助力“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构建中发展煤化工,在发展“你无我有、你有我强、你强我特”,低耗低排,高效高值的产品上下功夫。
 
  除按国家部署优先规模化发展煤制烯烃外,还应尽快建成投产正在建设的百万吨级煤制油、20万吨级煤制乙二醇等项目。利用过剩炼焦产能,突破低质低阶煤生产气化焦与其气化技术,生产合成气、甲醇,形成甲醇燃料和甲醇化工产业链的同时,发展粗苯、煤焦油、煤沥青等精细化加工技术,形成高附加值的化工产品产业链,培育实体经济新的增长点。
 
  低碳发展,用好大数据平台
 
  记者:发展煤炭清洁利用和实现低碳化是否矛盾?
 
  谢克昌:煤炭是碳含量最高的化石燃料,煤炭大省要完成高碳能源的低碳化利用,看似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根据2010年BP世界能源统计报告,2010年至2030年,通过节能可减少碳排放56.9%,远高于通过可再生能源(22.9%)、CCS(10.18%)和核能(9.97%)的减排占比,可见仅从技术节能的角度就可以显著实现低碳化。另外,国内有关科技研发机构的数据表明,中国煤产业链效率提高5%对CO2减排贡献可达40.3%,说明对煤炭产业链系统的整体优化对能效提升也非常有效。这需要大量数据支撑,因此,建立区块能源大数据平台,可帮助实现能源大系统的优化和协同。
 
  同时,实现低碳发展不宜“投鼠忌器”,必须立足国情坚持正当合理发展权。应充分利用现代煤化工过程中产生的CO2,积极探索开发CCUS技术;强化现代煤化工与可再生能源、清洁能源的互补融合,建设低碳煤基综合能源产业基地等。
 
  记者:大数据平台在能源革命中扮演什么角色?
 
  谢克昌:能源对国家的社会、经济、生态、环境甚至安全有重要影响,准确发现并把握能源与各方面的联系,是解决可持续发展的钥匙。但这种联系隐藏在浩瀚的数据与信息中,传统方法与手段已无能为力。利用互联网技术,联通以能源为中心、广泛关联各方面大数据,开展大数据挖掘,可望为政府决策及可持续协调发展提供科学依据。目前,通过深度学习发展人工智能正成为发达国家低碳发展方向。
 
  记者:我国能源大数据平台建设情况如何?  
 
  谢克昌:中国工程院能源多维度全生命周期大数据平台经过4年建设,正在能源优化方面发挥作用,目前正在与四川、陕西省政府有关部门讨论建立当地的区块能源大数据,实现能源优化、驱动产业升级转型,带动能源革命。
 
  多方合力,加速成果转化
 
  记者:为当好排头兵,山西在人才队伍建设方面需做哪些工作? 
 
  谢克昌:山西已启动了晋商晋才回乡创业创新工程,对政府而言,晋才双创的关键是给他们建立若干年关键技术和产业跨学科合作的协同创新平台,应加大扶持以实体产业为主、结合高校与科研院所的研发及服务平台的建设力度。
 
  记者:很多科技成果止步于实验室,科技成果转化面临什么难题?  
 
  谢克昌:科技成果转化工作本身具有复杂性、系统性的特点,且需统筹各相关专业联合攻关。特别是实验室研究成果要走向产业化,必需经过中试阶段,投入远远大于科研阶段,但该阶段政府投入资金渠道少,企业投入动力不足。
 
  以太原理工大学煤基多联产中试基地为例,“973计划”项目成果,具有原创性的双气头制取合成气的核心技术,虽已完成72小时考核验证,但要完全满足工业化要求,仍需长周期考察验证或改进后再验证,考核1000小时约需120万元,这样的验证过程至少需3~5次,真是“建得起的装置,烧不起的钱”。
 
  记者:为加快科技成果转化,山西应怎样努力?
 
  谢克昌:山西需结合省情和企业发展需求,遴选出一批即将具备产业化条件的科技成果,由政府主导,连接技术转移服务机构、投融资机构、高校、科研院所和企业等,集聚成果、资金、人才、服务、政策等各类创新要素,推动产业链、创新链和资金链无缝对接,形成科技与经济高度融合的新格局。政府应保持政策延续性,提供资金、政策支持,引导企业有计划、持续地增加研发投入,多方合力打通科技成果转化“最后一公里”,改变“墙内开花墙外香”的窘境,提升本土技术创新能力,促进科技成果省内开花、省内结果的良性循环。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